金華新聞網首頁

首頁 > 新聞 > 社會  正文

關注金華新聞

微信

微博

父子倆用自行車寫下自己的專屬“西遊記”

2021-08-24 10:05:28

來源: 金華日報

作者: 吳俊斐

image.png

  金華新聞客户端消息8月23日消息 記者 徐健勇 

  暑假結束的鐘聲即將敲響,在過去兩個月中,作為學生的你或許完成了一份收入不錯的兼職,或許啃下了一部晦澀難懂的著作,或許學習了一門新技能……

  8月22日,15歲少年屠少成迎來了開學。對他來説,過去這兩個月是他人生中一段美妙的經歷。父親屠定勝帶着他騎自行車一路從成都到了拉薩,寫下父子兩人專屬的2000多公里“西遊記”。

  天地有大美

  318國道被譽為中國人的景觀大道。318川藏線通常指318國道中成都至拉薩路段,大致位於北緯30度線上。相較其他進藏線路,該線路食宿方便,安全係數也較高,因此不少人騎行、自駕或徒步進藏時,會選擇這條線路。屠定勝和兒子騎行的正是該線路。

  “四五年前有過一次騎行,花了12天時間,去的北京,我一個人。”今年43歲的屠定勝並不是自行車運動的愛好者,甚至不是一個經常騎自行車的人。從家鄉蘭溪騎行去北京,是屠定勝在今年7月份從成都騎行去拉薩之前的唯一一次自行車長途騎行。

  屠定勝説,去北京的路比較平坦,只有浙江省境內及山東省沂蒙山區有點山路,而川藏線則別具風情,也更具挑戰。和去北京不同的是,這次行程他帶上了15歲的兒子。“當代年輕人從小就被電子產品束縛住了眼光和腳步,但生活不只是追求和享受現代化,我想帶着兒子從另一個維度來看待自己的生命。”

  7月5日,他們在成都買了自行車,當天從成都出發騎了34公里。第一天上路的屠定勝父子倆並沒有騎太多路程,為避免發生意外,他們嚴格按照出發前的規劃騎行。一路上,兩人穿越海拔超4000米的高山,橫跨巨浪翻騰的江流,也踏足開闊無際的草原。“天地有大美而不言”,面對眼前壯麗的自然景觀,屠定勝和兒子唯有讚歎。

  “蘭溪城有橫山,金華城有北山,其實每座山的感覺都不一樣。318川藏線上的這些山巍峨高大,高到一定程度以後,它就會讓你產生敬畏。”屠定勝説,路邊從高山上流下來的小溪流清澈見底,讓人有一種純潔的感受,面對茫茫草原,又會讓人感受到自由。


  西行多歧路

  就像一首交響曲,除了大美河山,沿途還有各種困難阻撓着兩人前行的步伐。海拔高、爬坡長、紫外線輻射強、天氣不適應……相比從蘭溪往北騎,從成都往西騎難度顯然要大得多。

  屠定勝父子倆一般上午七八點鐘從補給點出發,為了儘快到前方站點,他和兒子並不總是並排騎行,誰騎得快誰就先到站點等。因此兩人在路上遇到的情況各不相同。當兒子騎到東達山5100米處時,天還是晴的,而當屠定勝騎到時,天空開始下起了小雪。

  “騎行到東達山站點時,我一直在喘氣,剛好又下着小雪,這裏的自然氣候讓人有些不適應。”不過,好在因為騎的是自行車,海拔升得並不快,父子倆的高原反應並不是很大。

  屠定勝告訴記者,根據路段的不同特點,他們會合理安排好當天的騎行路程。“每天騎行的路程都不一樣,有時一天能騎行100多公里,有時只能騎行二三十公里。上坡多的時候,我們一天騎行的路程就會比較少。”

  穿行覺巴山是最讓屠定勝感到疲憊的一段路。“那天天氣炎熱,我們一路騎行總是看不到山頂。等騎行到山頂後,另一個山頂又重新出現,就好像看到希望後,又讓希望破滅。這很讓人崩潰。”


  人性善與惡

  一路上,屠定勝遇到了各種人。

  “印象最深刻的是,有一位一起從補給點出來的騎友,他告訴我們,因為他騎得慢,他的同伴半路上把他拋下了。”

  屠定勝當時拿這件事問兒子有什麼看法。兒子説:“人性的善與惡很難去評價,我們不知道他們之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,或許雙方先前有過較大的衝突,或許同伴只是嫌他慢,或許……”

  對於兒子這樣的説法,屠定勝感到欣慰。“他學會去分析就可以了,結果不是很重要。”

  沿途,屠定勝父子倆還遇到了一位來自重慶的小夥子。“好幾次都是小夥子先騎到當天的補給站,幫我們把食宿給定好。”暑期是進藏的旺季,路上的住宿相對會比較緊張,這名來自重慶的小夥子無疑幫了屠定勝父子倆一個大忙。

  除了一路遇到的騎友,父子倆還遇到了熱情的藏民。在一座山村裏,有個小女孩直接跑過來跟屠定勝合影,這讓他感覺很親切。


  陪伴與成長

  屠定勝説,帶着兒子騎行和獨自一人騎行感受大不相同,至少有人一路為伴,可以互相幫忙。偶爾,兩人之間也會有衝突。

  “矛盾肯定有的,有時候我嫌他起牀遲,延誤了行程,所以講話會有點不好聽。”屠定勝説,雖然當時很生氣,但在騎行途中,又會想到自己其實也不對,他可能真的累了,疲勞上路反而不安全。於是,對於難度較大的路段,屠定勝和兒子商量,將一天的行程分成兩天。

  途中,父子倆交流的時間並不多。“我有時候讓他騎在我前面,我不會跟得很緊,讓他自己去面對前方的複雜路況,面對遇見的人和事。”在屠定勝看來,適當的放手,其實也是陪兒子成長的一種方式。

  當騎行到布達拉宮時,兩人終於互相打開了話匣子。“那天晚上,我們聊很多東西,聊這一路是怎麼騎過來的,聊風土人情,也聊天文地理。”屠定勝説,因為這次騎行,父子之間增加了瞭解,也增進了感情。“這次騎自行車去西藏是我向我爸提的,沒想到我倆一拍即合。一路上經歷了這麼多,也有了很多對生命的感悟,感覺自己得到了成長。”屠少成説。

  “進藏的線路有很多條,等他再長大一點,可以讓他一個人騎騎滇藏線或青藏線。”屠定勝將兒子視為獨立的個體。他告訴兒子,有時候孤獨會隨着沿途的風俗和美景變得飽滿,屆時,這又是一種新的生命體驗。


  【新世代集運好唔好】

  為什麼要騎車遠行?這聽起來是個很哲學的問題。有人説是為了詩和遠方;有人説,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;有人説,身體和靈魂總有一個要在路上……

  你的觀點是什麼呢?